三个老婆都留不住,带着五个孩子办婚礼

长竿,92年生,高瘦身材,做操时总排在最后,遇事总先笑。父亲因盗窃入狱,从小跟着奶奶长大。

有次长竿在课上讲小话被数学老师抓了出去,数学老师背着手他也背着手。老师让他背乘法口诀,他就呵呵地笑说:“不会。”

“五年级了,乘法口诀都背不出来,你说你是不是吃浪米?长再高有什么用?牛肺!”

长竿又呵呵地笑了,惹得班上的同学都哄笑起来,于是数学老师让全班同学一个个轮流到门口背,结果只有五个同学能完整背出来。

长竿成为一名父亲的时间并没有比林锐晚多少。初二,他说读书没味道,手续都没办直接回了家。辍学后到毛织厂里打工,同年过年回家的时候除了带回了一堆印着驰名商标的毛衫和帽子,还带回来一个外省女孩。村里的人都说,长竿老婆的老家肯定在北方,只有下雪的地方人才那么白。

那年冬天很冷,长竿几乎每天都会换一顶帽子戴,他的脸很方,包头帽使得他的颧骨显得格外高。有天我在路上碰到他和老婆一起到小卖部里买盐。路上两人一直在讲普通话,村里的傻姑听着新鲜,一路跟着走,笑嘻嘻地学他老婆说话。长竿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骂傻姑,偶尔还会跟傻姑搭两句话。傻姑一直说:“顶帽好靓哦,顶帽好靓哦!”

那是两顶红白相间的情侣滑雪帽,帽穗在风中摇摆。

过年后,长竿没再外出打工,而是在村里开了间小卖部。很快,长竿的第一个小孩出生了。村里人常看到长竿在中午时分骑着一辆125摩托车出门——那是要去给老婆打快餐,村里没有馆子,只有三公里外的镇上有。坐月子的鸡不够,长竿的母亲满村找家鸡时对外人说:“太娇气了哦,买包盐都要两个人一起去的,在月里做好的饭又不吃,说不好吃,非要打馆子里的。”

长竿却从没有抱怨过,每次去打饭总是笑着,见到路上的小孩还会抖着油门挑着下巴笑道:“走!搭你过街去不去?搭你兜风啊!”

年后村里的年轻人都走了,小卖部里的台球桌和麻将桌都荒废了。除了小学生来买点零食之外,大部分时间店里静得只听得见钟摆响。很快长竿便入不敷出,连小孩奶粉钱也得跟亲戚借。

我上高中的时候,有天夜里接到他的电话,我很意外,因为我们本来关系就比较淡,而且已经许久没有联系。他说:“在哪里发达啊?老板。”我说:“你老板,在学校咯,什么情况?”“没什么啊,没什么就不可以找你聊下吗?哈哈哈……”

那天我们聊得尴尬,我大概猜到他可能是要借钱,但支支吾吾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。后来我听说,当时除了我们几个正在上高中的同学之外,其他外出打工的同学都被他借了个遍。

长竿决定自己留在家里带小孩,让老婆外出打工。女孩一出去,便再也不肯回来。长竿抱着孩子追到老婆娘家去,将老婆带了回来,但没多久女孩又走了。

有人故意问他:“长竿,你老婆今年又不归年啊?”

长竿说:“走了!不归的了。”

“闹脱离啊?”

“脱什么离,都没打证的。”

“要找回来,细佬哥要人带的。”

“找喔,找回来人家要走有什么办法。”

第二年,听说长竿又带了另外一个女孩回家,还是没摆酒。等再次听到长竿消息时,第二个老婆已生下两个孩子,又走了。有年暑假,我在老家的池塘边见到了长竿。他晒得很黑,带着两个小孩在打水漂,他蹲在那里不动的时候像一尊石像,只有小孩走远了才慢腾腾地起身跟上去。

等小孩稍大些的时候,长竿将小卖部关了,再次出去打工。过了几年,长竿又带了一个女孩回家。这回,村里人都轰动了,有人指着自己的儿子骂:“你看看人家,带了一个又一个,你一个都找不到!外面世界那么好,哪里也捏一个回来啦!”

第三个老婆也为长竿生了两个孩子。期间,长竿的父亲出狱,父子俩重新开起了小卖部,还在店内开起了赌档,生活也总算有了起色。

到了2016年,小学同学们大都已经参加工作,年末偶尔碰头时,有人提到了长竿,说一来长竿结了这么多次婚,不贺一下说不过去,再来同学们结婚他也不好随礼,于是提议让长竿补办个酒席。

酒席上我第一次见到长竿的父亲,我本以为他身上会有些江湖气,但没想到看起来是那么普通的一个小老头,围着一件黑胶围裙,看起来甚至有些干瘪。

那天,长竿带着五个儿女,像带着一队小兵,叽叽喳喳地嬉闹着在门口看烟花。烟花一声声响彻天际,长竿仰着头,张嘴笑着,露出一排整齐的门牙。小女儿捶着长竿的腿说:“我也要抱,我也要抱!” 长竿把怀里的小男孩抱到一边,蹲下身用另一只手将小女孩也抱了起来,笑呵呵道:“好看吗?好看吗?”

酒席的汤是牛鞭汤,长竿的父亲一张张桌子去派烟,笑得满脸通红:“后生,不怕哦,靓汤,不怕不怕!”

后来,听说长竿第三个老婆还是走了,可每次再见长竿的时候他依旧总是在笑。

有天我在发小群里找到了长竿的微信,他的微信名是“拼搏”,个性签名上写着“努力到无能为力,拼搏到感动自己。坚强,独立,唯一的只能靠自己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